老兵徐增平融入血液的航母情:买航母,一波三折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7-04 14:05

 201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23日下午,在青岛及其附近海空域,举行了多国海军活动和海上阅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32艘舰艇、39架战机,分别编为6个群、10个梯队,依次接受检阅。阅兵现场,“万吨大驱”101号导弹驱逐舰南昌舰及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让人心潮澎湃。这是辽宁舰从2018年8月按年度计划,进行例行性返厂维修改造后的首次受阅。

70年向海图强。从当年的渡江渔船,到今日的蓝海劈波斩浪的现代化舰队,中国人民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世代夙愿,“纵横万里海疆,勇闯远海大洋”。当我们为人民海军强盛欢呼之时,不能忘记每一位为之宵衣旰食的英雄,以及他们为国征战的传奇事迹。其中就有一位老兵,一位不惜押上身家性命的老兵——他,就是辽宁航前身“瓦良格”号航母的买主徐增平。

近日,徐增平应邀接受本刊采访。满头银发,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儿,腰板笔挺,身穿一件印有“中国人民海军辽宁舰”字样的军绿色T恤,徐增平的身上烙着挥之不去的军人印记,言谈举止之间,他那山东人的豪爽性情表露无遗。谈及22年前购买“瓦良格”号,徐增平低调而平和:“这是个百年不遇的机会,甚至可说是千载难逢啊!”

老兵徐增平融入血液的航母情:买航母,一波三折

 

 

一个军人最起码的责任

1997年金秋十月,香港创律集团董事会主席办公室,路透社一则题为《乌克兰拟出售一艘未竣工的航母》的消息,让徐增平心潮彭拜: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时年45岁的徐增平,1971年参军,先后当过空军和陆军,1983年从广州军区体工大队退役后,开始经商。1988年,身家千万的他携妻子——前中国女篮主力刘克先一起移居香港,创办了创律集团,主营房地产和酒店投资管理。

让徐增平为之兴奋的航母,名叫“瓦良格”。1991年底,曾经辉煌一时的苏联轰然解体,留下庞大的军工家业。分家时,第一艘航母“库兹涅佐夫”号归俄罗斯所有,第二艘航母“里加”号(以苏联加盟共和国拉脱维亚的首都“里加”命名,后因拉脱维亚闹独立而更名为“瓦良格”,为纪念在日俄战争中沉没的“瓦良格”号巡洋舰))归乌克兰所有。此时,“瓦良格”号已完工70%。在俄罗斯和乌克兰数番争执和推诿后,“瓦良格”号像弃婴一样,被停放在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的船台上,任其日晒雨淋,直至锈迹斑驳。

在乌克兰眼中,“瓦良格”号是块鸡肋,但在中国海军副司令贺鹏飞(贺龙之子)眼中,它却是梦寐以求的宝贝。

“贺将军有着浓厚的航母梦,可以说是已经融入了血液。当时,航母未被列入国家计划,贺将军和几位海军高级将领认为放弃‘瓦良格’,是中国海军的巨大损失,他们曾在1992年派代表团前往乌克兰考察‘瓦良格’,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任何结果。到了1996年,贺将军等不下去了,决定用民间力量来购买。他们先后在香港找了3个商人,最终确定了有军人背景的我。”徐增平回忆说,“1996年底,我去北京探访贺将军。将军十分感慨地说,这艘航母是按当时世界最先进标准建造的,很多钢材中国还没能力生产,我们要达到那样的工艺、结构水平,还要花几十年时间以及巨额的科研经费。如果能够把这艘航母买过来,对海军的建设意义太大了!以前不会有人卖给我们,以后也不会有。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错过,我就连自己都不能原谅!”

“为了国家,为了军队,我拜托你,一定要把它弄回来!”临别时,将军紧握徐增平双手,殷殷重托。

“那一刻,我感到身体内的军人血性快要沸腾了!”徐增平对记者说,“虽然退役经商了,但你当一天兵就是永远的军人。100多年前的甲午海战,就发生在我山东老家的家门口,当时号称亚洲最大的舰队北洋海军不堪一击。清政府曾请美国卸任的格兰特总统在访问日本时为中国调停关于琉球群岛归属的冲突,被日本断然拒绝。格兰特在给李鸿章的信中写道:‘你的要求固然合理,可你们大清国军力太弱……’弱国无外交,落后就要挨打。100年过去了,中国人还能让这样的悲剧重演吗?刘华清将军更是说出了:‘中国不造航母,我死不瞑目。’强军强国,我觉得这是一个军人起码的责任!”

 

老兵徐增平融入血液的航母情:买航母,一波三折

 

 

大年初一飞赴乌克兰

世界从没有一个国家会把自己新造的航母卖出去,要不是碰上苏联解体,“瓦良格”号是绝对不会被卖的。

然而,徐增平要以个人名义向一个国家购买航母,可能性几乎为零,尤其是要满足卖方乌克兰的四个苛刻的条件:首先要提供由一流银行开出的资信证明,证明公司在银行有5000万美元以上的存款;其次必须证明购买这艘航母不作军事用途;同时这个商业项目要获得国家级批准,并且还要获得目的港所在国家签发的进口许可证。

时不我待。徐增平兵分四路:第一路马上派手下赴乌克兰进行初步接触;第二路寻求多种可能,满足乌克兰方面提出的有进口许可证等方面的条件;第三路利用多种渠道,筹集资金,保证资信证明符合要求;第四路在北京设立临时办事机构,沟通关系,搜集信息。

回忆买航母前期的准备工作,徐增平感慨万千:“我先派人去船厂了解情况,说是底价1亿美元,当时我心里就暗叫不妙,因为我所有财产加起来才2000万美元现金呀!对方不仅要求有银行存款证明,还要国家证明购买航母不是作军事用途。钱的问题可以努力,我把香港坪洲46万平方英尺的土地抵押给了香港航天科技集团,他们借给我3.3亿人民币。但要让国家发证明给我,这不是天方夜谭吗?睡觉的时候,我都睁着眼睛在想呀想呀,怎么办,怎么办?当时真的像进了棺材,只差一根钉就长埋黄土了。”

万般无奈,唯有一搏。徐增平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一个在澳门各方面都“走得通”的人,先注册“澳门创律旅游娱乐有限公司”,证明购买航母不作军事用途,然后花钱办各种手续,“对方要价1000万元(港币),我还价500万。后来又先后谈了10多次,最终以600万元成交。我付了300万元定金,对方承诺两个月办完手续。这一切,都是口头上的,没有任何书面合同。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这简直就是一场豪赌啊!”

最终,豪赌成功了!1997年12月底,对方将澳门政府确认的项目批准证书、进口许可证正本交到了徐增平手中。1998年1月24日,农历除夕,资金全部到位,香港汇丰银行也开出了5000万美元的存款证明。此时,离乌克兰要求的最后期限只有一周时间了。

万事俱备,徐增平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这天,他飞回山东老家陪父母过年。大年初一早上,陪父母吃完饺子,他和助手带着200万美元现金和5箱62度的二锅头,从济南飞到北京,然后登上飞往莫斯科的班机再转飞乌克兰首都基辅。

徐增平饶有兴致地告诉记者:“在去机场的路上,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拜年,问我,老徐你干吗呢?我说,去买‘瓦良格’号航母。朋友一听就哈哈大笑,老徐,大过年的你开什么玩笑?”

 

老兵徐增平融入血液的航母情:买航母,一波三折

 

 

二锅头里的中国智慧

1月27日,在乌克兰黑海造船厂,徐增平见到了“瓦良格”号。时至今日,他仍旧无法抑制那种被震撼的感觉:“它可不单单是个大家伙,简直就是个‘巨无霸’,一座气势逼人的大铁山,它的雄伟身姿好像把蓝天大海都遮盖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的海军作战时,还出现过战士扔手榴弹的情形,如果那时有航母该多好。当时,我就放出风去,要把‘瓦良格’改造成一个大型旅游设施,今后就停泊在澳门附近海域。”

然而,乌克兰要价很高,超过了徐增平预计,仅4台发动机折价就要8000多万美元。徐增平故意云淡风轻地说:“那就把发动机拆了吧,反正我改成娱乐城也用不上。”“拆不了,”厂长马卡诺夫一脸为难,“这4台发动机完好无损,是和舰体嵌在一起的。”徐增平说:“拆不了可以,但折价是不可能了,这样吧,当作废钢材卖给我们。”

那几天,徐增平就做两件事:砍价,喝酒。

“由于语言不通,喝酒成为了双方重要的沟通方式。”徐增平回忆,在一次和黑海造船厂厂长、政府代表、招标委员会代表等人一起的宴会上,他曾在10多分钟内连喝6斤白酒。“现在想想,也不知当时是怎么做到的。”徐增平笑着说,还有一次他们带去的白酒喝光了,黑海造船厂方面拿出了几瓶XO,厂长马卡诺夫说这是乌克兰啤酒,让他喝一瓶。徐增平毫不犹豫地一口喝了下去,喝完了还装作不知情地说:“你们的啤酒比中国啤酒劲大。”惹得酒桌上的人哈哈大笑。

谈判很顺利,乌方初步定价1800万美元,但不包括图纸。厂长马卡诺夫说:“我们造这样一艘船不过五六年时间,但设计这艘航母,是我们30多年研究的成果,是国家最高军事机密,图纸怎么可能卖?即使要卖,也要报请国防部批准!”

徐增平明白了,图纸比航母本身还要值钱。他对马卡诺夫说:“我们回去要改装成娱乐城,没有图纸怎么行?我宁肯多出点钱,也要把图纸带走!”乌方几个代表低声商量了一会儿,说那就2000万美元。徐增平装作与助手商量后很不情愿地说:“这2000万美元我们认了,但图纸一张不能少,而且从现在开始,请你们派人保证航空母舰安全,不允许任何人未经许可登上该舰。”

就这样,双方顺利达成一致,7至10天之内,只要乌克兰官方审批通过,交易即可顺利进行。

 

老兵徐增平融入血液的航母情:买航母,一波三折

 

 

波诡云谲的拍卖

等待中,徐增平决定放松一下心情,和随行人员去欣赏一下基辅的美丽风光,“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一个劲地向我打招呼,让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走得太远,现在的乌克兰可是各国特工的乐园。”

果然,在游览基辅大教堂时,徐增平发现有些不对劲:“老是有那么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你走哪儿,他就跟哪儿。我突然想起,这不就是几天前经常在黑海造船厂门口转悠的两个人吗?难怪这么眼熟!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桩交易已经引起了某些国家的注意。”

接下来几天,乌克兰方面出奇的平静,更让徐增平忐忑不安。直到第10天,徐增平去见面会谈时才被通知:由于某些原因,“瓦良格”号将在3天后公开拍卖。“谈好的事情,怎么能轻易变卦?”徐增平火了。乌方代表无奈地摊开双手,微笑地看着徐增平,无言以对。

第二天,乌方一个负责人悄悄向徐增平透露了实情:有几个国家给乌克兰发了外交照会,其中美国、印度、日本、法国、越南都对这次购买航母提出质疑,要求公开拍卖。之后,这个负责人给徐增平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们既要尊重其他国家的要求,又要考虑到我们谈判的成果,所以才决定3天后公开拍卖。这么短的时间内,别人绝对来不及准备,只有徐先生能满足我们提出的条件,中标的当然也就只有你了!”

3天后,“瓦良格”号航母在基辅市最著名的佳士得拍卖行开拍。现场果然只有创律公司准备的材料齐全充足,符合乌方所有要求。竞拍时的紧张气氛,徐增平说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面对那么多后台强劲的对手,坦白讲,我心里真是没底呀!美国叫了1300万美元之后,紧随着是澳大利亚的1400万美元,接下来,韩国1500万美元,日本噌的一下子涨到了1700万美元!当不甘落后的韩国叫到1800万美元时,我意识到不能再等了,是时候该亮剑了。2000万美元!我举起牌子,所有人都回头看我,这样的价钱让他们愣住了,空气也好像瞬间凝固了。‘2000万美元第一次’……主持人每叫一声,我的心就收缩一下。那短短的几秒钟,仿佛比几年还要长。3声之后,随着拍卖槌啪一声落下,我悬着的心也落下了。我成功了!”

竞拍成功的当晚,吊诡的事发生了:一架直升机降落在航母上!“会不会是有人要炸掉航母?”接到消息后,徐增平立即请求厂长马卡诺夫安排夜间警卫人员,而且要求增加人数,费用由中方负责。后来,徐增平才发现是虚惊一场:当晚停在航母上的直升机,是乌克兰最重要邦交国的武官随员租借的民用直升机,其目的何在,不得而知。

 

图纸!图纸?

直升机降落事件发生后,徐增平怕再有什么意外,和马卡诺夫立即赶回黑海造船厂。那里,有比航母更贵重的图纸。

马卡诺夫告诉徐增平,资料近20吨重,需要100个专业翻译干两年,还要数十名其他技术人员核对校准,工作量大到难以想象。

来到船厂,经过一番仔细验证审核,徐增平和船厂总工程师来到六楼的航空母舰专用资料库。保管员和警卫军官各取出一把钥匙,两人各自插入上下的锁眼,然后各自旋转密码盘核对密码,同时分别用右手放在两个电脑触摸屏上,不一会儿电脑发出声音:“密码正确,掌纹无误,欢迎进入资料库。”

资料库一尘不染,宽大而标准,摆放着一排排铁皮资料柜,窗户用厚厚的窗帘遮挡着,室内温度适宜,柔和的日光灯管发出轻轻的嗡嗡声。保管员随手打开一个柜子,柜内整整齐齐排放着纸质封皮的资料档案。

“资料齐全吗?”徐增平问。总工程师自豪地说:“凡是我们乌克兰掌握的资料都在内,这是我们的国宝,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好好保护它。”

当天,等到资料柜都装上车,由海关人员封固好车厢后,让徐增平唏嘘感叹的一幕出现了:警卫人员都从楼里跑出来,列队在卡车前。随着一声口令,所有人齐刷刷地向卡车敬礼。徐增平看到,站在他身旁的船厂厂长马卡诺夫和总工程师的眼眶慢慢红了,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

满装资料的8辆大卡车,当晚直奔基辅机场。30多万张设计图纸被连夜运送回中国后,立即请了大量的专业翻译和工作人员进行清理和翻译。经过仔细查对,发现其中一些至关重要部位的图纸竟然不翼而飞!